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封神:我紂王趕屍,被女媧曝光了 txt-第350章姜尚休妻,伯邑考進京看書

封神:我紂王趕屍,被女媧曝光了
小說推薦封神:我紂王趕屍,被女媧曝光了封神:我纣王赶尸,被女娲曝光了
其实所谓的占卜之术也并没有那么神奇,只不过是根据奇异的因果关系进行另类的演算法。
能通过这个演算法门推算天机,冥冥之中窥探天道的意志。
天道意志所向,基本就是事情演变的方向。
天道要你灭,不亡也亡!
比干听到这话,顿时勃然大怒,这个家居然妖言惑众?
这岂不是大逆不道之举吗?
如今的人道圣人以及人皇陛下都是无比圣明的存在,又怎么可能会灭国呢?
这简直就是罪该万死啊,这简直就是妖道啊。
“先生是不是算错了呢?如今殷商国力强盛,四海承平,当今陛下更是文志武功。”
“灭苏护,镇北海,著书立传,教化万民,怎么看都是蒸蒸日上的景象,你这番话可不足以平民愤啊。”
比干的这番话可以说的是有理有据。
姜子牙的目光有些难堪,殷商国力雄厚,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延误三五百年完全不在话下。
并且气运依旧在稳中有升,一切都是蒸蒸日上的模样,然而他推算的结果却是天道欲要灭殷商。
此时的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老师让他下山来准备主持封神大劫了。
看来天道和那些满天神佛要灭殷商阿,殷商如今蒸蒸日上的情况与他们意志相悖,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封神大劫。
在这一刻姜子牙有些明悟了,他下山乃是听从师尊之命来主持封神大劫的。
封神大劫的主要目的便是覆灭殷商。
如今他却在朝歌娶了妻子,还过上日子了,这岂不是与老师的意志相悖吗?
看来朝歌呆不下去了,再呆下去必将引来师尊怒火。
必须要赶紧离开朝歌了,越快越好,否则继续在朝歌呆下去,必将危机四伏。
而比干则深深的看了姜子牙一眼,脸上流露出了一抹玩味的表情。
“你居然说殷商要亡?到底为何要说出这样的言语呢?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老夫可就要治你的罪了!”
姜子牙目光微垂。
“天意如此,并非是我妖言惑众。”
“天意如此?如今你居然在朝歌提,所谓的天意?”
“天意要灭殷商又能如何呢?在朝歌可不讲究那所谓的天道,也不讲究那所谓的天意,天已失公,跟随陛下的脚步灭了这天又能怎样呢?”
被人皇陛下长久以来的熏陶,比干也已经变得无比嚣张了,如今豪气冲天的大笑起来。
扭过头来看向姜子牙,区区一妖道尔,不足挂齿。
当下便带领着下人拂袖离去。
姜子牙脸色发黑。
他在朝歌的这段时间自然能够看得出来殷商气运蒸蒸日上。
百姓无不臣服,所见所闻皆是百姓的安居乐业,无不称赞当今的人皇陛下圣明贤德。
所有人都对人皇陛下流露出了狂热的信仰,在这种疯狂的信仰以及安居乐业的情况下,殷商的国力只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强。
但是天道却不喜欢这样的殷商天道,天道喜欢的仿佛是一个无比腐朽即将覆灭的殷商,这就是矛盾所在了。
这也是老师让他下山准备封神的原因了。
姜子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笼罩在他心头的迷雾也已经彻底拨云见日了。
天道为什么会如此?自然是有他道理的,姜子牙自然不敢随意揣测,毕竟事关重大。
当下姜子牙也不占卜了,直接撇了摊子,便回到了家,直接就对马氏写了一封休妻书,撇下哭成泪人的马氏,骑着一匹瘦马,便径直往西而去了。
他是该离开这里去云游天下了。
他已经明悟自己的未来了。
正所谓牵一而发动全身,他的未来并不在朝歌而在西岐。
云游天下之后,他就去西岐静等贤主。
暂且撇下姜子牙。
且说西岐长公子伯邑考。
此时他正在西岐大殿内主持会议。
被剥夺了冒险者执照的大叔,得到了爱女悠闲的讴歌人生
姬发,姬燧,伯安,散宜生,南宫适等等诸多西岐的大贤都在此地。
西伯侯姬昌已经离开西岐接近大半年了,在这期间西岐的一切事务基本上全部都是以伯邑考为主。
此时的伯邑考坐在上位,目光中流露出忧愁的神色。
父亲走后的这段时间,他主持西岐大局,似乎越来越吃力了。
手下的这些大能们似乎也并没有太把他放在眼里,有许多地方都与他的意志背道而驰,这不由得让他越发的患得患失。
“父亲被关押在羑里城已经接近一年了,我实在放心不下他,老人家他那么高的高龄还要受罪,我却在这里居于庙堂之高,实在是不当人子,我已经决定不日便前往朝歌,送上厚礼把父亲赎回来,不知诸位卿家以为如何呢?”
伯邑考这番话一出,西岐的诸多大能不由得面面相觑。
伯邑考现在是西岐的主事之人,他若去了朝歌,西岐岂不是群龙无首了吗?群龙无首岂不是大忌?
“长公子不必如此,主公当初离去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,他或许会有七年的牢狱之灾,但是并没有生命的危险。”
“长公子若实在放心不下的话,可以派一位大臣前往,但长公子必须在西岐坐镇,否则群龙无首,西岐岂不是乱套了吗?”
诸多大臣也是纷纷点头,伯邑考毕竟是主事之人,不得离去,否则西岐必将霍乱从生,不利于长久以来的发展。
“散宜生大夫言之有理,但父亲他老人家毕竟年事已高了,七年的牢狱之灾真的很难扛过去,就是一年,对他老人家来说也很难受,如今他身在羑里城,举目无亲,我作为儿子的于心何忍呢?”
说到这里,他已经暗自垂泪了,他之所以急迫地把父亲接回来,主要也是看到了西岐有许多人并不服他。
长此以往,西岐危矣。
倒不如尝看看能不能把父亲提前救回来。
想到这里,伯邑考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“诸位贤者就不必再劝了,这次朝歌之行,我也是势在必行。我必将带上些许宝物亲自前往朝歌献上宝物,把父亲换回来,父亲在朝歌多呆一分,危险也就更多一份。”
听到长公子已经说了这样的话,其他还想劝诫的人也只能无奈的摇头了。
但是却有人发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