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小說 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笔趣-第101章 殺,也不過是你一聲令下

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
小說推薦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炸!选秀直播,我劈的疯批是顶流
飞机虽然停的不高,但是那也至少得有三层小楼的高度了……
白釉就这样轻巧的,义无反顾地,将身上的消防毯子往半空中一扔,利落地翻身,跳入了粉丝的海洋里。
“古有若愚大智者,不入爱河,今有寡王白釉,被渣男气得跳飞机啦!”
谢铭拦也拦不住,反正他安排第一位紫发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——
白釉现在这个CP,是不拆也得拆了!
上升期的小明星就得独自美丽,这样炒起其他cp来,才能不招黑!
他拿着救援直升机里的扩音喇叭大喊着,粉丝们更是群情激奋,恨不得摁住渣男,直接暴打。
第一个紫发男一看形势不对,掉头就跑!
第二个紫发男,同样目光灼灼,狭长的眸子被灯光打的璀璨,便是在多情浪荡之中,也添了几分缱绻深情。
白釉落在粉丝中间,带起无比凌冽的风,她微微仰着头,看着对面那个高大的人,
“就是你?说我变了?说我软弱,怯懦,连血都见不得了?”
白釉勾唇,绝美至极的一个微笑,全世界都恨不得沦陷在那个璀璨明亮到极致的眸子深处,
“今天让你看看,我到底变没变!”
声音冷鸩决绝,松渊光是听着,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见势不妙,转头就跑!
白釉跟在他身后,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,几万粉丝一开始你看我,我看你,后来大家一起点了点头,
“冲啊,杀渣男,保护最好的白釉!”
“冲啊,谁杀了紫发男,谁就能拥有白釉!”
“冲啊,谁跑得快,谁就能优先被天神,正!面!上!”
……
万人马拉松,从偏远的京郊,往一个方向冲了出去。
不过粉丝们的速度还是慢了许多,白釉和松渊没几个眨眼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范围内。
重生之大學霸 小說
白釉追着他一路往前跑,一边跑,一边挥舞几道剑气,九九八十一剑,一个简易的剑意樊笼成型,将他牢牢地困在里面。
“跑啊?”
白釉悠闲至极地踱步到他面前,将他一头妖异的紫色头发直接扯断,
“我不知道你们那边,反正在我这里,侮辱质疑神明的,全都直接海葬!”
“少在我眼前晃悠,要是闲着没事做,出去把全国农村的大粪挑了去!”
松渊被困在樊笼里,本也不是多复杂的剑意,但是他没有动。
“怎么,看我这么热心帮你下岗再就业,太感动了是吗?”
不敢动。
斜上方3点钟方向,一道必杀的惊天箭意死死地锁着他……
傅啸尘 小说
敢这样明目张胆弑神的人,除了那个疯了的江明野,再无其他人。
他上次,一招就被他困住了,整整三天三夜!
再出来的时候,堂堂风神没了媳妇,还变成了敢对天道拔剑的疯子!
幸好天道心中自有公断,才不至于他被白白牵连。
现在对上白釉,他本就没有胜算,再对上那道阴冷的长箭,他是真的半点都不敢动……
“看来你还不知道,司雷之神到底有多流弊,小刀剌屁股,今天给你开开眼……唔~”
白釉还在不讲任何淑女形象的狂暴输出,纤纤楚腰就被 一只大手紧紧箍住。
她惊呼一声,落入了一个满是木质馥郁芬芳的怀抱之中,伴随着直升机的轰鸣声,离开了地面,重新回到属于江明野的世界里。
有的人就是这样,只要有他在地方,他就是万众瞩目。
白釉坐在直升机上,气鼓鼓地看着他,
“我都还没有骂够呢,你干嘛把我掳走?”
江明野专注地调试着这支九天十地诛魔硬弓,撇了撇嘴,
“杀,也不过是你一声令下……”
他手中的弓箭陡然吃上了劲,暴虐的风流疯狂搅动,世界一流的直升机像是洋流中的破纸船,急速颠簸起来。
“罢了罢了,要是伤了他,父亲定然又要生气,我最近不想见他。”
白釉把他手中的硬弓拿了下来,两人一起回到了京郊别墅。
别墅点着几盏幽光,里面一片狼藉,犹如高亮加粗的提示着,两人那时的不快。
时隔两个月,江明野也终于看到了他走后,留给白釉那一地拼凑不出来的瓷器碎片。
整个别墅就是一个大的收藏间,经年累月收藏的瓷器孤品,散落一地,歪七扭八地陈述着那一日的荒唐。
“釉釉……”江明野的话哽在喉咙中,不知道要道歉,还是什么。
“好看吗?”白釉指了指满地的瓷器碎片,白而薄的碎片躺在乌木的地板上,巨大的反差,刺眼又震撼。
“这是什么?”江明野将她紧紧拥入怀里,像是上了瘾一样,深深吸着她带着淡淡铃兰香气的味道,指了指门口的一滩污泥。
白釉都快要忘了,这东西……
“不是什么,分好了类的垃圾。”
江明野不信,抱着白釉仔细看了看了——
是黏土。
魔界敬亭山上的黏土天下一绝,他当年扫荡了魔界,便将品质最高的一些带了回来,烧成了那只甜白素胚。
“你去魔界找的?”
江明野感动极了,定然是他走后,白釉也是半悔半恼的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,竟去魔界找了这种极品的黏土,拿来哄他。
“不是,”
白釉躲着他黏黏腻腻的亲吻,两片薄唇一会儿碰碰鼻尖,一会儿触触耳畔,明明都是浅尝辄止,温柔如风,却搅得她心神不稳……
“都说了是垃圾,快些扔了,省的蹭脏了我的衣服。”
“釉釉,你是想帮我补瓷吗?”
江明野越发得寸进尺,满地的甜白盈盈,与她一声落雪素肌交相呼应,美的让人窒息。
“不……,不是……少,嘤嗯,做梦!”
白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,眸中潋滟紫色荡漾着波光粼粼。
亿万婚约:总裁宠上瘾
“明明是的,你亲自去魔界找黏土,就是要哄我开心对不对?”
“才……才不是!”
“釉釉,”江明野捻着她雪肤上的小痣,带着几分严厉和教训的意味,
“神明不欺世人。”
“好一句大言不惭的‘神明不欺世人’怎不看看你是在怎样亵渎神明?!”
白釉恼了,被他撩拨地欲和火交织,神志化作飞灰,狠狠咬着他耳畔的小痣,怒气汹涌地说,
“是,就是,我挖了青鸦的祖坟,才给你找来这些泥!满意了吧!?”
江明野幽幽的吐出一口气,
“还不太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