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异能 月朗獨伊人 線上看-第三十三章 籌碼展示

月朗獨伊人
小說推薦月朗獨伊人月朗独伊人
休养了数月,张心悦的身体已经大好,这些天来,一直都是丁梓轩对她悉心照顾,可谓是无微不至,尽心尽责。
夏初的早晨,天已经大亮,温度还不算高,无比的凉爽。
张心悦醒来的格外早,趁着天气不错,踏出了病房,走廊里此时还很安静,只能隐约听到护士稀碎的对话声。
一路走到医院门外,她抬起晶亮的眸子看了看天,芊白的手遮住了被强光照射的眼睛。
那一刻,压抑了好多天的情绪一涌而来。
眼底是除了迷茫的忐忑,还有那沉寂在心口很久的悲恸。
爸爸,女儿好想你啊……
前些天她一直投入工作,就是为了能在忙碌的时间里,能够不去想,不去想……爸爸!
暗行鬼道
寻找一直未停止,但却没有半点消息,这个人好像从世界蒸发,从未出现过似的。
工作上的勾心斗角,永无休止的找寻,身体上的伤痕累累,这些无一不在撕扯她仅存的一点点坚强。
她真的好累,好累……
说不出来的累!
她努力的睁大眼睛,仰着头,不让那即将奔涌而出的泪水夺眶而出,这个举动,倔强又委屈,但又让人心疼。
眼眶红了一片,但是她却没让一滴泪流出来。
身后,高大欣长的一身白大褂的身影默默注视着这一切,漆黑的眸子看不清任何情绪,只是那紧紧握住的拳头,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。
一声不响的出现在她的身后,宽大的手掌落在她微微颤抖的肩膀上,这看似微不足道的动作却让深陷悲痛之中的张心悦莫名心安。
感受到掌心里女人抖动了一下的身躯,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,就像大人安抚哭闹的孩子一样,一下一下的拍打着,力道极轻,轻轻抚慰着她那波澜起伏的心房。
愣神之间,丁梓轩双手搭在他的肩上,强迫的把她扭了过来直视他,那一刻,女人心慌了。
她慌乱的将眼角的泪拭去,丁梓轩将她的手足无措看在眼里,眼底温柔的能溢出水来。
“我一直都在。”
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,安全感十足。
原来她一直独自一人承受这么多,却从不开口把委屈难过说出来,将心锁死,不让一丝风灌进去。
这么坚强,却又这么傻的天真。
张心悦这才敢抬起头看向他,只不过那眼眸里满是水汽,雾霾一片,显然是还未从刚才的情绪抽离出来。
透視高手
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么些天,在她最难过最艰难的时候一直无私陪伴的他。
千言万语的感谢都化成了两个字,没有华丽的词藻,简单却又不失真心。
“谢谢。”
武俠之最強BOSS只種田
丁梓轩愣了一下,虽然她曾很多次和他说过不止一次“谢谢”,但是从来都没有像这一次,无比的认真。
他们之间从不需要如此客气,至少他这么认为。
“再过几天你就可以出院了,先回去看看你妈妈,她这么久没见到你,一定很想你。”
“好。”她应道。
相处的时间久了,潜移默化中,他竟已经这么了解她,怕她母亲担心,送往医院来的时候,替她瞒住了这一切。
只字未提,她出车祸的事情。
他懂她的!
他懂她的行事风格!
有你在,真好!这是她发自内心的说法。
负面的情绪在这时也瞬间烟消云散,她脸上出现一抹笑容,清纯的面庞,让他看得不由得一愣。
人质恋人
见她从悲伤中走出,丁梓轩心情也瞬间好了起来,又恢复了以往嬉皮笑脸的样子。
“我说,你打算怎么谢我啊?不如……”
丁梓轩不怀好意的从上到下把她看了个遍,半开玩笑道:“不如以身相许吧!反正也没人要你。”
“你找打。”张心悦气急败坏,也不管这是在哪里,就与那人缠打了起来。
丁梓轩跑的比兔子还快,毕竟那人的“九阴白骨爪”名不虚传,他可是曾深深体会过。
打够了,闹够了,心情舒畅了很多,从来没有这么尽兴过,身子此时也乏怠了起来。
张心悦躺在病床上,思绪神游之外。
前些天,焦玉曾来看过她几回,还跟她讲了这两个月公司发生的事情。
焦玉告诉她,她出车祸之后,是尚艺涵顶替了她,代她陪周总去和“义合集团”的老板谈了生意。
这单并没有想象中的这么简单,那个沈老板似乎和周总有什么过节,怎么都不肯答应和他合作。
还提出了十分过分的要求。
“你知道是什么要求吗?”焦玉卖起关子来,一副没见过大场面的样子。
“什么要求?”张心悦被她挑起好奇心,不禁问道。
“他让周总求他,让他跪下来求他!”似是怕她听不见,还把音量调大了一个度。
这话说出来,其实焦玉自己也不信,但事实就是这样。
周总在商业圈虽比不上安总那样名声赫赫,但也终归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毕竟是安总一手栽培,一手提拔上来的。
其中的分量是不可撼动的,是举足轻重的。
怎可被人如此当众羞辱,当众让他下不来台?
张心悦听闻这个消息,也觉得难以置信,以周子豪雷厉风行的行为处事、霸道专横的做事风格、桀骜不驯的高傲性格,又岂会下跪?
又怎会下跪一个合作上的生意伙伴?
囿大集团在商业界已是名声大噪,不少公司争先恐后的讨好巴结,为了得到这么一丝眷顾,不惜付出任何代价。
又怎会在意一个已经不属于这个的时代的、已经逐渐没落,逐渐被人遗忘的公司呢?
那沈老板有什么资本提出这个要求呢?
这是众人心中所有的疑问,但他不说,也没人敢问。
至于他和沈老板的恩恩怨怨更是没人知晓,这其中的是非没人看的清。
焦玉告诉她,这单之所以能谈成,也是因为周总给了他一个拒绝不了的好处。
“那就是,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。”她一阵唏嘘,对周总这个决定感觉震惊无比。
“百分之五的股份?”似是不确定,张心悦又重复了一遍她的话。
焦玉越说越激动,抓住她的手腕,口沫横飞:“没错!周总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抽风了,你说他为了和义合集团合作,竟然肯下如此血本,不惜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作为和他合作的筹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