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浩劫餘生 txt-第九百一十六章 腳踏屍山,邁上一步看書

浩劫餘生
小說推薦浩劫餘生浩劫余生
胡逸涵听完宁哲的回应,眼中满是不解:“咱们现在将尸体堵在军营门口,这种行为摆明了是在挑衅,而吕勐是咱们的直属领导,现在他还是后勤团的代理团长,咱们进行哗变,他是要负主要责任的!”
“这就是我的目的。”宁哲看着营地前满地的尸体:“咱们去救援的命令是吕勐下达的,到达指定位置以后,有人利用假现场吸引咱们,而且展开了突袭,如果吕勐不会骗咱们,你说这能说明什么?”
胡逸涵侧目:“说明他也被人骗了?”
“没错!今天张舵忽然被调走,咱们接过了独立营的指挥权,足以证明这场阴谋就是奔着咱们而来的,看起来,应该有人不希望吕勐身边会有这种朋友。”宁哲顿了一下:“当初我刚进入要塞的时候,连曲项然这个流民出身的商人,都不希望我跟秦小渝走的太近,更何况那些高高在上的财阀!在他们眼中,平民跟他们不是一个阶层,至于流民……”
宁哲只把话说了一半,便没再继续说下去。
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这件事还有另外一种可能。”张放沉默了一下:“兔死狗烹。”
宁哲摇头:“吕勐不会那么做的,以他的性格,即便有这种想法,也会当面跟我谈。”
“除非,他知道了你跟土匪有勾结!”胡逸涵反驳道:“如果吕勐知道了熊帮和信盟的事情,以他对吕氏的忠诚,这种事情未必不会出现。”
“不可能,我了解吕勐,他想杀我,绝对不会用这种下作的方式。”宁哲斩钉截铁的否决道:“我这个人最自信的地方,就是交朋友的能力。”
“巧了,我这个人,最不相信的就是人性。”胡逸涵笑了笑:“这些玩政治的人,跟咱们这些草莽可不一样,利益这东西,是会让人疯狂的!假设这事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,一旦落在咱们头上,那可就是百分之百!你别忘了,咱们在87号的时候,就险些栽在黎胖子手里!”
“或许吧,但我仍旧坚信我是正确的。”宁哲想起黎胖子,没有继续反驳:“这件事很快就会见分晓的,咱们进城的消息,吕勐一定接到了,等他的车到场,咱们只要看一眼下车的人是谁,就能知道结果了。”
凹凸华尔兹
胡逸涵和张放同时看向了宁哲,明显不解。
“如果今天这件事的结果跟你们猜测的一样,那么下车的人一定是吕勐,而且会对我表示嘘寒问暖的关心,反之,如果吕勐没来,那就说明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!”宁哲顿了一下:“吕勐是个聪明人,知道在咱们已经安全的情况下,查出想杀咱们的人是谁,才是最重要的事情!”
张放似懂非懂的点头:“可我还是不理解,咱们且不论吕勐是对是错,你为什么觉得这种挑衅的行为,会对双方有利呢?”
“表面上看,咱们的行为是在抗命,但实际上我就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!哗变是重罪,以吕勐的性格,是一定不会鼓励咱们这么做的,我就是要让他身后的人看见,吕勐压不住咱们!而且咱们跟吕勐之间,也没有那么深的感情!”
宁哲笑了笑:“咱们都是一群小人物,没人关心咱们的死活,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奔着吕勐来的,咱们会被针对,说明有人把咱们当成了吕勐的部下,我做这件事,就是要表明跟吕勐解绑的态度,这么一来,咱们的压力就会小了许多,而对方的人之所以只对咱们下手,说明他们没有伤害吕勐的欲望,只要咱们跟吕勐分开,大家的压力都会减弱,我是在帮他,也是在自保。”
“你是不是早就有这种想法了?”胡逸涵听完宁哲的解释,蹙眉道:“这种事,你完全可以跟吕勐直接聊,没必要通过哗变的方式!”
姻缘上上签
“这么做不仅是给吕勐看,更是为了给后面的人看。”宁哲说话间,看见街尾有车灯亮起,站直了身体:“吕勐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,他从稻穗城一路走来,是咱们一步一步的帮他站稳了脚跟,如果咱们跟他说准备单飞,他绝对不会同意,但是如果一直保着咱们,他会受到很多掣肘,也不会在自己好起来的时候让咱们离开的。”
“确实。”张放也跟着点了点头:“其实我在很早之前就想跟你聊这件事了,如今吕勐已经被调回了要塞,咱们不跟在他的身边,能够对他提供的帮助就已经很小了,大家每天住在卸甲岭大营,用的是军人的身份,在这种情况下,有人想利用咱们对付吕勐太简单了,因为一道军令下来,即便知道去送死,咱们也只能照做。”
胡逸涵顺势问道:“离开军营,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宁哲摇头:“在岭南这个地界,咱们这一套军装很有用,我不准备放弃它。”
三人对话间,赶来的军车已经停在了街边,而后张舵推开车门,步履匆匆的向三人走来。
宁哲看见张舵,露出了一个笑容,对着身边两人开口道:“你们看,我就说吕勐是可信的吧!”
张舵走上前来,看见宁哲面带笑容,有些愠怒的开口道:“你知不知道,因为你的事情,四爷都急成什么样子了?你既然没问题,为什么不打电话报个平安呢?”
“四爷急?”宁哲挑眉:“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可是我们!你觉得在命都快没了的情况下,我最应该做的是报平安吗?”
张舵被宁哲说的一愣,而后看了看他身后堆满的尸体,叹了口气:“今天的事情,不是四爷的本意,我向你保证,这件事我们提前是绝对不知情的。”
宁哲没有接话。
张舵误以为宁哲有情绪,抽出卫星电话递给了他:“四爷吩咐我,见到你之后,要第一时间跟你通话!”
宁哲见过电话,见张舵已经拨号了,将电话贴向耳边:“四爷?”
“平安就好!”吕勐坐在一台行进的越野车内,长出了一口气:“你放心,今天这件事,我一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。”
宁哲听完吕勐的回应,沉默了一下,开口道:“四爷,我想要的,不仅仅是一个交代。”
吕勐听见宁哲这么说,也略微有些意外: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“自由。”宁哲顿了一下:“今天的事情,让下面的很多人感觉到了不满,我们来漠北,是为了更好的生活,但是在他们看来,我们已经成为了你的私军,你知道的,他们都是跟我一起来的漠北,所以我得替他们把心里的话说出来。”
“嗯,我能理解!”吕勐认真的说道:“最近这段时间,你们的确帮了我很多,而且也的确忽略了其他人的情绪,你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
宁哲看了一眼身边堆叠起来的尸体:“我们目前没有自己的生存空间,而带回来的几百具土匪尸体,应该足够垫着我向上走一步了,我想要卸甲岭独立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