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《赤心巡天》-第十八章 拂袖風雲動相伴

赤心巡天
小說推薦赤心巡天赤心巡天
打一场伐夏战争,进一次稷下学宫,福地降了许多级。
从绵竹山到泸水,再到甘山,乃至于现在的汉山福地。
姜望当然已经习惯。
当然,他明白他现在已经有不习惯的资格。
他不会妄自尊大,更不会妄自菲薄。
月光下的异世界之旅
他正视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难以追赶的强者,难以挑战的高峰,也正视自己的强大。
正如此刻他盘坐在太虚幻境的福地空间里,静默地等待时间流逝,对即将到来的战斗充满期待,也满怀信心。
此时在不远处,日晷上的墨字早已变更一一【金城山之主已确定挑战,一刻之后,挑战开始。】他在从福地四十七虎溪山跌落的时候,遇到的是宋国神临境天骄辰已午。
那时候他已经可以大概感知到对手的实力,而不是输都搞不懂是怎么输的。
如今他所在的汉山福地,在太虚幻境排名已经是第六十七。再往下落不得几次,就要失去福地的所有权了—一尽管他至今也没有弄清楚,太虚幻境福地到底有怎样的用处,但失去总归不是一件好事。
一刻时间很快就过去,论剑台腾飞而起,直入星河中。
两座古老的论剑台轰然相撞,两位神临境强者彼此对望。
太虚幻境里的容貌没有什么意义,名字亦是。
除了辰巳午那种“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生不辞颜死不改色”的,姜望至今还没遇到过第二个在太虚幻境里以本貌出现的人。
在竞争激烈的超凡世界,一个人被研究得越透彻,离死期就越近。每个人都会尽可能地遮掩自己,在自我保护和太虚幻境的收获中,寻找一个平衡点。
女的。
这是姜望对于对手唯一的认知。
他没有拔剑,甚至于没有佩剑。他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功,可以将长相思具现在太虚幻境里,但是他两手空空。
于此时此刻大步前行,双手掐诀,铺开灵识。
海量道元引动了恐怖的天地元力,茫茫多的元气覆笼了此方世界。论剑台上空一瞬间风起云涌,云海翻滚间,一头长约数十丈的青蛟隐隐成型,正在威严低吼!
这是姜望在封爵武安侯后,全新掌握的超品道术。基至是齐国术院最新开发出来的道术,而今第一次现于人前!
今时不同往目。
在以往的福地挑战中,哪怕他全力动用剑术,应该也没谁会把他同观河台上的那个姜望联系起来。因为太虚幻境的福地挑战,是神临境修士的斗场。
现在他在伐夏战争里一战封侯,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神临境强者,他的所有信息,都会被尽可能地收集。
因而太虚幻境里独孤无敌这个身份,他打算好生遮掩一一如左光殊、宁霜容,都是知晓他的太虚幻境身份的,但是他们也都不会外传。
倒不是说一定能够藏多久,想要在完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,在太虚幻境里保留收获,未免也小觑了天下英雄。他之所求,遮掩一时是一时。
身为大齐军功侯爷,他去术库挑拣适合自身战力体系的秘法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事实上封侯当日,他就跟重玄遵去了术库。
在秉笔太监丘吉和仲礼文的陪同下,这个伟大帝国的宝库,向他们毫无遮掩地敞开。
每个人都有三门超品道术的挑选资格,亦属于封侯之赏。
这些道术的选择范围,并不局限于旧日收藏、他国掳获,还包括了齐国术院正在开发的,最新、最前沿的超凡道术。比姜望之前几次受赏的规格,高了不知多少。
甚至于自此以后,他每年都可以在术库里挑选一门匹配自身境界的道术修习,这就是他武安侯所享受的俸禄之一。
当然他亦有相应的责任。比如去稷下学宫授课,比如随时受命于朝廷征召,包括但不限于参与战争、
配合术院的道术研发、执行各类任务…
强者将自己开发的道术贡献于术院,也是齐国功勋体系中相当重要的一环。像易星辰就是在齐国术院贡献最多的当世真人,也因此积累了巨量的资源和声望。
对道术的开发,是任何一个强国都不可能放松的领域。在这大争之世,不进则退。
齐国对此有非常完备的贡献体系。
譬如姜望和重玄胜在夏国战场上掠取的大量道术,在填充了太虚幻境演道台之后,拉回齐国,也能换算一笔贡献。当然,齐国术院的需求,与太虚幻境演道台的需求并不相同。后者求新求奇,需求多样化。而齐国术院对于低品道术是全然没有太多兴趣的,除非是焰花这等近乎完美的基础道术。
姜望在术库选择的道术,并不都是超品,也不全都是最新开发出来的道术。他有他的考虑。
理论上来说,因为现世道术的沿革正处于井喷状态,道术变化日新月异,陈旧的道术不断被淘汰,越是前沿的道术,越是珍贵。
但那些经过了时间考验的经典道术,仍然有不可替代的价值。且对道术的选择,也要从适合自身的角度出发。
姜望挑选的这三门道术里,第一门是乾阳之瞳外楼篇。故肠秘传的这门瞳术,神临之后皆已失传,外楼篇就是巅峰。姜望选择这门道术,是为了进一步填补乾阳赤瞳。
融贯了赤心神通、三昧真火两大神通之力的乾阳赤瞳,潜力自不局限于此。只到内府篇的乾阳之瞳,
埃罗芒阿老师
是目前最大的短板,制约了乾阳赤瞳的进一步开发。有了外楼篇的补足,便可以将它推至更高层次。
第二门道术,是超品黄阶的六欲菩萨。并非新术,而是当年枯荣院的遗留,姜望选择它,是因为这门道术与自身的契合。
唯独第三门道术,姜望选择的是术院的最新开发。
术院开发的四阶十二品道术,一般是以普适、实用为追求。寻求的是齐国超凡力量的整体进步。
而涉及超品层次,则只以强大为要务,能不能有更多人学得会,不在考虑范围内。
这门名为苍龙七变的超品道术,便是从风行入手,化入东方七宿,其复杂多变艰涩,在黄阶道术之中亦是少见。
姜望在稷下学宫进修的三个月中,每日修习术法的时间,几乎都投入在这门道术里。
今日也是第一次展现其威。
风起则有云涌,天矫而见青蛟行。
苍龙七变第一变,是为角木蛟。
姜望在太虚幻境里的姿态狂傲自负,切合独孤无敌之名。
青蛟云中探爪,拨乱了天地变化,磅礴生机压下来,彰显的亦是磅礴威严!木元汇聚间,一颗颗巨树拔地而起,顷刻成林。
而在闵幼宁眼中。
她看到的是一个极年轻男子,大步踏行在碧林间。十指变幻,如握风云。把握着玄妙道术痕迹。翻手为云覆手雨,此方天地一切变化,似乎皆在他掌中。
真是英姿!
这一定是个年轻人,而不是一个在年轻时候成就神临、保留了青春的老人。
哪怕容貌或非本貌,但那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昂扬进取的朝气,非青年人不能有。
恰是她已年衰,方才这般敏感。
作为西境乔国实力仅次于国主的神临境修士,闵幼宁对自己的力量是有清醒认知的。
乔国位在河谷平原以南,可谓是废墟边缘的国家,基本上也早已臣服在秦国的阴影里。
她的确不算弱,在这样一个缺乏资源的国家里,能够成就神临,本身就需要更多的天赋和努力。
但神临之后,国衰力弱就是她必须要面对的问题。
一个很直观的现实是—
整个乔国近十年来,国库新增的超品道术,统共只有十一部。其中九部都是从不同门路获得的旧术,
唯有两部是乔国自己的独创。
她于国势上已经得不到更多的帮助,更需要以自己的力量,尽可能地撑扶国家。
在这样的情势下,她又不是那些绝顶天骄,怎么可能有长足的进步?无非是仗着年月长久,做一些苦功的积累。
她自问算不得什么强大的神临,之所以能够据有这般名次的福地,是因为太虚幻境一直都只是小范围的开放,她占据了先发优势。在僧少粥多,几乎可以按人头分配的时期,每个人都吃得很饱。
凭借着太虚幻境福地带来的好处,她迎来了神临后进步最快的一段时期。
可惜好景不长—
随着太虚幻境近几年的快速发展,有越来越多的强者加入进来。
一开始只是游脉、周天、通天这些低品境界的修士数量爆炸性增长,后来腾龙、内府、外楼的修士,
亦然与日俱增。
到了如今,她在福地战里,也愈发艰难。事实上她已经连落五个排名,也是才从汉山福地被打下来,
并且没有信心能够在下个月守住金城山福地。
这地方门槛越来越高,指不定新来的就是哪个霸主国出身的神临境天骄。
跌落汉山福地的那一战,她完全是被碾压,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太虚幻境福地挑战机制,是在每个月十五日凌晨,由福地第七十二名开始,依次决定是否向前挑战。
无法接收到太虚幻境消息的,视为弃权。
而整个福地挑战的时间,都是被太虚幻境抹去的。也就是说,一场福地挑战打完,无论过了多久,在太虚幻境里,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。
闵幼宁之所以选择往前挑战,不是有什么翻盘的想法,她笃定强势击败她的那个人,是能更进很多名的。
她期待的是这个新落下来的福地之主,被打得一蹶不振,从而发挥失常,让她能够往上再挣扎一个月。
但现在看来,几是奢望。
同样被打落福地排名的这个独孤无敌,哪有半分势衰?
其意霸道,其态疏狂。
所动用的超品道术,是她见所未见,仅这副气象,就非是凡品。
她此前从未遇到过此人,说明其人至少也是曾经福地排名六十一往上的强者。
也就是说,这个独孤无敌…她以前连交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心念急转间,闵幼宁莲步轻移。
她的足尖明明点在虚空,却像是踏在水面,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
那些在道术影响下疯狂生长的树木,也似是水生之木了。
树影纠缠着水影。
而后涟漪之中已开花。
一朵朵洁白的莲花绽放开来,一瞬间铺满了视野。
那树也被莲花托举,空间也被莲花托举,当然那个漫步而来的人,也必然要落在莲花中。
超品道术,幻生莲海!
地上是莲花,空中是莲花。
莲花生在闵幼宁足下,却绽放在所有能够被看到的地方。
树上生莲,青蛟生莲甚至于姜望的左眼里,忽然也长出一朵莲花来!
那情状惊悚至极。
而姜望视此如无物,便在莲上行,便由莲花生。
灵识力量在迅速地被吞噬。
他只是一挥手。
拂袖风云动。
那云中青蛟骤然褪去了碧色,头上生出角来,遍身骤放金光!
蛟已化龙。
苍龙七变第二变。
角木蛟化亢金龙!
不是简单的木元散去,金元聚拢。而是木中生金,五行倒逆!
那苍郁的树林直接崩解了,取而代之的,是极见锐利的金光。
金光遍耀,落在何处,何处便被切开,便被割裂。
无边金光如刀落,切碎莲花一朵朵。
姜望的眼中也生出金光来,将那朵莲花直接剜去。
此刻他的左眼是一个凹坑。
但是金光呼啸,穿梭如箭雨。
闵幼宁足下不停,身姿翩转,飞舞在锐利金雨中。她有一雅号,是所谓“百花娘子”,美得自是非比寻常。
行在此间,如似春風舞。
但見莲花开又落,无边莲海,幻生幻灭。
苍龙七变与幻生莲海的力量在疯狂碰撞。莲花逐渐探进了云层,在不断被切碎的过程里,也爬上了金龙之躯。
姜望在前行,闵幼宁在退转。
云中的亢金龙忽地一声长吟金光瞬息散去了。
满天满地的莲花一时间失去了目标。
而从地底,忽地钻出一只土黄色的骆,它的眸光有一点金,好像凝聚了所有亢金龙的锐利。其身迅疾如电闪,直扑闵幼宁的咽喉!
苍龙七变第三变,是为氏土貉。
闵幼宁踩碎莲花,一晃已远。氏士貉只是一扭,却又逼近。
在幻生莲海中,闵幼宁的身法几乎已到極致,可根本甩不掉这小小的土貉。
这只土貉来去如电, 去留无影,根本拦之不住。体型虽然不大,牙齿却尖锐得连空间都能咬穿。
在这种凶险的追逐中,闵幼宁依然姿态优雅,只是翘起兰花指,轻轻一点。
四周一切都静了,静得像是在深山老林间而忽有香风扑鼻来。
空谷嗅幽兰!
是为超品道術,空谷兰音。
未见其花,只闻其香来。
见得此花,已被此音杀。
香气浮动时。
一株纤柔的兰草,似是凭空长出,已经将氏土貉紧紧缠住。
矮胖凶恶的氏土貉,被绑得定在空中,动弹不得。
同样被兰草束缚的,还有姜望的十指,还有姜望整个人。
兰花草,今日缚苍龙!
他的眼睛、他的耳朵、他的嘴唇,七窍之中皆有莲花生。
莲海幻灭,要溺他于水中。
而在此刻,姜望只将眼睛一闭。
他那张在太虚幻境里,被修改得格外英俊的脸,于此时洞照了一种圣洁!一种淫靡!
他的脸忽明忽暗。
明朗时无尽庄严,阴暗时欲念丛生。
佛门大宗枯荣院遗留,超品道术,六欲菩萨!
是神佛,亦是鬼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