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玄幻小說 從走路開始修煉討論-第四百二十二章 爭奪咒文閲讀

從走路開始修煉
小說推薦從走路開始修煉从走路开始修炼
苏洵见到秦霜儿如此,便觉一阵无聊,找个边上一块石台,坐在上面。
夜深人静,天空斗转星移,黎明时分将至,两人已经在古庙待了整整一日。
就在此时,那莲花台上发生了诡异的一幕。
原本还是含苞欲放的昙花,竟然在一刻缓缓的舒展,紫色的花柄平托起很大的一朵昙花,洁白的花瓣极为整齐的一层包着一层。
沉甸甸的压枝欲断的花朵微微颤动,在颤动中花瓣缓缓的打开,舒展,露出了花的娇容。
细细的观瞧之下,那洁白的花丝从花芯中缠绕的伸了出来,在那花蕊的中央,一滴微小露珠缓缓的浮现。
此时苏洵和秦霜儿都不敢怠慢,仔细观察。
待到那昙花的花瓣缓缓绽放到极致的时候,那一滴露珠,朝着那尊韦驮天佛像飞去。
露珠直奔韦驮天佛像的眼眸。
蓦地,晶莹剔透的露珠点缀了韦驮天的眼睛,那眼睛也在此刻仿若有了光彩。
一行泪珠从韦驼天的眼中滴出,泪珠滴入到他手中的金刚杵,金刚杵顿时光芒闪烁,刺人双目。
待到光势稍稍缓和时,韦驮天手中的金刚杵浮现出一幅古朴的黑色画轴。
是一本纯黑色画轴,画轴上画着奇奇怪怪的符文符号。
苏洵和秦霜儿看了一眼,眼中皆是露出贪婪之色。
莫非这便是咒文,苏洵看到一幕,怦然心动。
他的身影没有停顿,持剑朝着黑色画轴的方向飞去。
另外一边,秦霜儿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,欺身压来。
两人靠近黑色画轴的一刹那,纷纷运转真气,想要将彼此震出佛像的范围之外。
为了得到咒文,姑娘莫要怪我辣手摧花,苏洵冷哼一声。
他的体内,真气澎湃。
可另外一边,秦霜儿不甘示弱。
她立刹咬破自己的指尖,一连滴出三滴鲜血。
她的手中,一道阵图展开,那阵图在渗入鲜血后,极为诡异。
刹那间,便已经将苏洵的身躯笼罩住。
终究还是慢了一步,苏洵叹了口气,仔细的打量着阵图。
苏洵,若是你能够走出阵图,你我再较量一番不迟。
秦霜儿的声音淡淡的传入苏洵的脑海之中。
阵图内,充满着一股凌厉的寒意,一道道的剑气不断的释放出来,时而又有乱风刮出,让人迷失其中。
剑气似是锁定了苏洵,不断的朝着他激射而来。
苏洵的身子向前走去,任由那些剑气来袭。
只不过,一层罡风形成,将靠近的剑气搅得粉碎。
秦姑娘的手段果然不差,苏洵仔细的打量阵图内的一切,啧啧称奇。
苏洵缓缓的走出一步,顿时他的脚下无边无际的深渊浮现,一道道凶兽的虚影不断的朝着他扑过来。
鳳凰仙尊,刁妻萌娃好難訓 瓊女
这些并非真实的凶兽,凶兽乃是阵图内的能量幻化而成。
想要强行破除阵图并不困难,只是我还不想……
阵图内,光芒闪动,四周的凶兽不断的攻击苏洵,在阵图的能量加持下,凶兽异常凶猛。
苏洵心念一动,手中的赤霄剑悬浮在虚空中,剑身形成一道剑气虚影,朝着那些幻化的浮影斩去。
数十息后,苏洵又踏出数步,此时一道道雾气在前方形成,雾气之中,五把冰刀立在前方。
冰刀极为锋利,且释放着阵阵寒气。
是……
感受到冰刀上莫名其妙的寒气,苏洵忽然间觉得似曾相识。
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,姑娘为了杀我,可真是下了血本,竟然连冥河寒水都被你注入到冰刀之内,加持冰刀的威能。
苏洵缓缓的呼了口气,五把冰刀破除亦不是一件难事,麻烦的便是将冰刀上的冥河寒水完整的剔除出来。
看来只能用火焰,方能快速破除。
感受着冰刀上释放的寒气极为浓郁,即使隔着数十米的距离,苏洵依然能够感受到寒冷。
别闹!我想静静……
寒意想要将他的身子冰封,可见寒气侵袭极强。
苏洵的掌中,不知何时多了一丝火焰
有了火焰,苏洵想要破除五把冰刀的时间,便会大大的缩短。
去吧!
苏洵轻喝一声,身子蓦地朝着那五把冰刀的方向飞去。
五把冰刀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,似是要将苏洵生生斩断。
只是,他手中的火焰,拥有浓郁的火元素力量。
数息时间,便将五把冰刀融成一团水。
又过了数息的时间,水已经变成了气体。
地面之上,多了五滴极为寒冷的冥河寒水。
幸好焚烧的时间极为短暂,若是将五滴冥河寒水毁去,那可就是暴殄天物。
苏洵看到冥河寒水完好无损,方才舒了口气。
冥河寒水苏洵的净瓶之中也只有数十滴,可见多么珍贵。
翻手间,苏洵的手中已然多了净瓶,他立刻将冥河寒水吸入掌中,一股寒意直袭苏洵心神,若非他肉身极强,只怕此刻已然被寒水冻成冰块。
深深的呼了口气,苏洵小心翼翼的将寒水收到纳戒内。
多谢姑娘赐我冥河寒水,苏洵声音不大不小的传到阵图外。
阵图之外,秦霜儿神情阴晴不定。
她心中震惊万分,苏洵手中的火焰,以她的见识,自然明白。
控火如此之强,此人,是我所见为数不多的强者。
这一幕,给她太多的震惊,此人,决不可留!
秦霜儿深深的呼了口气,美目中寒意更浓。
苏洵又是走出数十步,已然将雾气内阵图基石毁去。
囚奸ナイトミュージアム~性に饥えた伟人たち~
他淡淡的看着秦霜儿。
数十息不到的时间便将阵图破除,苏洵的手段不可谓不强。
秦霜儿此刻神色凝重,内心一片震惊,阵图竟然如此简单的被苏洵破除。
阵图乃是秦霜儿以血温养多年,也算是她法宝之中颇为强大的一件法宝。
却没有想到在片刻功夫,尽皆损毁。
她的左手抬起,朝着苏洵一指指去,立刻在苏洵的周围形成了法阵。
漫天的雪花朝着苏洵袭去,她的身子却没有任何的犹豫,双手朝着佛像上咒文抓去。
她自知法阵无法困住苏洵太久,索性不再与苏洵交手,而是先下手为强,将那咒文拿到手。
只是苏洵又怎么会让她轻易间得到那本咒文。
刹那间,苏洵便已经冲出那法阵,来到佛像前。
他大气如斗,身姿极为诡异,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然出现在秦霜儿的身后。
苏洵没有犹豫,手中大掌狠狠的朝着秦霜儿的后背拍去。
秦霜儿面色凝重,此刻她已经是骑虎难下,若是夺了咒文,只怕苏洵的掌力便飘然而至。
这一掌,她虽然能够接下来,但也会身受重伤。
若是回身与苏洵对拼,她的掌力在没有凝结的情况下,必然会被苏洵占据上风。
思量一会,秦霜儿咬了咬牙,不再理会苏洵的掌力,而是狠狠的朝着咒文抓去。
刹那间,她便已经靠近咒文,大手将咒文抓在手中,正准备快速退去。
可是,迎上她的乃是苏洵蓄势一击。
苏洵的一掌,凝结的力量已然达到极致,掌力拍在了秦霜儿的后背上。
秦霜儿硬生生的扛了苏洵一掌。
她的面色惨白,虽未吐血,但身子却摇摇欲坠。
强忍着疼痛和虚弱,秦霜儿心念一动,咒文之上,顿时出现了一道红色细绳。
做完一切,她的脸色更加的苍白,身子骨也是差点栽倒在地。
苏洵从她手中轻易的夺过咒文,正准备打开。
可是当他看到系在咒文上的一道红绳。
苏洵的脸色一变,好个心狠手辣的女人。
秦姑娘,红绳你若解了,今日我便不与你计较,放你归去。
秦霜儿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
原来如此!
既然姑娘执意寻死,我也不再多费唇舌,姑娘莫怪我使些手段,苏洵嘴角处带着一丝弧笑。
蓦地,苏洵的手中出现了一丝火焰,火焰忽大忽小,仿若随时可以覆灭。
秦霜儿俏丽的脸上突然生出一丝惧意。
将秦霜儿的神情尽收眼底,苏洵淡淡一笑道:“姑娘想必也认识火焰,我既然能够操控这种火焰,也能够让它灼烧你的心神。”
这样一来,姑娘就时时刻刻恢复真气,时时刻刻被火焰灼烧,受尽煎熬,半死半活,求生不能,求死亦不能……
秦霜儿眉头紧皱,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洵。
若是如此,我心生死意,便会将系在咒文上的红绳引动,只怕到了最后,你费了这么一番功夫,什么也没有得到。
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吧!
姑娘若是毁了咒文,与你也是无益之事,苏洵苦笑一声。
不如我们做个交易,秦霜儿勉强的盘膝在地面上,细细的打量着苏洵。
苏洵看到她如此,心中冷笑一声,拖延时间,恢复真气而已。
不过,我既然能够擒住你,便不会怕你脱离我的手掌。
某日的郊狼和花栗鼠
苏洵不动声色,姑娘想与我做什么交易。
秦霜儿轻轻的抚摸着发丝,若你今日放过我,他日你若是遇到什么困难,我定然全力相助你,你看如何!
好是好。
为了跟我家女仆结婚而开后宫
不过……苏洵明白,秦霜儿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。
想到里,苏洵深深的呼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