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小說 爆笑嬉遊世界 無涯太師-第二十七回鑒賞

爆笑嬉遊世界
小說推薦爆笑嬉遊世界爆笑嬉游世界
沙僧摁着唐僧:“我不就是说了一句话吗?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啊?你要是再跟我这里嘀嘀咕咕的,你信不信我以后再也不背你了。”
八戒:“嘘!来看榜文。”
沙僧:“嘘…嘘你个头啊!看榜文是用眼睛,又不是用耳朵,这么安静干什么?”
孙悟坑双手扯住了沙僧的衣领:“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?过来看看这些日子有什么新闻。”
沙僧:“我又不识字!”
孙悟坑:“我和你二师兄也是白丁啊!所以才叫师傅来念一段给我们听听!”
唐僧:“好,你们听好了,这上面写的是,本地凤仙郡已经连续五年未有降水,线现急聘会求雨降霖之大法师若干名,要求中专以上学历,有三次以上求雨经验,有一定外语基础,能够定居本地,年龄二十五岁至五十岁之间,待遇优厚,有意者请携带个人黑白免冠画像两张,以及个人简历连同报名费交至郡府衙门求雨办公室,上官郡主写。”
沙僧:“上官郡主!上官是什么官啊?”
唐僧白了他一眼:“蠢!上官是个姓氏,悟坑,你不是会下雨的吗?还不赶紧揭了这个榜文,随便给他们来点雨,咱们也能挣点外快是不是。”
孙悟坑:“说来这下雨并不是什么难事,可是…”
唐僧:“可是什么啊?给你,悟坑…”唐僧果断揭下了榜文。
孙悟坑惊讶:“啊!谁说可以随便下雨的了,你怎么就把人家的榜文揭下来了呢?”
唐僧一脸无所谓:“你唬谁呀?天宫都被你闹了,下点雨算什么?”
孙悟坑:“天宫空可以随便闹,这下雨可是要上级批示才行的,那玉皇大帝是个老顽固,他说不让下雨是肯定有理由的。”
“谁揭的榜!”忽然一声传来。
杏花疏影里
在街上行走的所有人,突然跑到师徒四人的身边,一起伸出右手的食指,指向了唐僧齐声道:“他!!!”
侍卫甲:“是你!”
唐僧:“啊,不是不是!是我的大徒弟揭的!”
侍卫甲:“你们会求雨!?”
孙悟坑:“您不要误会!我们几个都不识字,看到这张纸生得俊俏!一时手痒就把它揭下来了。”
八戒:“是啊!你刚才说什么求雨?我们都是大老粗,不会什么求雨的。”
沙僧:“就是嘛!大不了我们给您贴上就行了。”
侍卫甲:“不会求雨就敢揭榜,给我带走!”
侍卫乙拍了拍侍卫甲肩膀:“就这么带走了!?”
侍卫甲:“是啊!那还怎么样?”
侍卫乙:“我怎么连一句台词都没有!”
侍卫甲一听顿时也是有些得意道:“我是侍卫甲嘛!”
隐婚甜妻拐回家 夏意暖
侍卫乙:“要是没有我,哪来的你呀!”
侍卫丙:“行了!我们哥儿几个了还排着队等着呢!你就少说两句吧!”
凤仙郡府衙内。
郡主:“几位就是揭了榜文的高士?”
唐僧:“啊,是啊!你看我这几位徒弟,这大徒弟是曾经大闹天宫的欺天大圣。”
镜头一转,只见孙悟坑两眼发愣,满身口水,一副吐舌状痴呆的样子。
唐僧:“我这二徒弟是曾经掌管天宫水军部队的,天蓬元帅。”
猪八戒端起桌子上的一杯茶水,刚喝了一口,就被呛得直咳嗽。
唐僧:“再看我这三徒弟,曾经是天宫的卷帘大将,英明神武,鲜有人敌啊!”
镜头又转,沙僧背着包裹从外面跑了进来,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鞋带,摔了一个狗啃泥。
唐僧摸了摸白龙马:“还有我这匹马,那可曾经是龙王的三太子啊!”
摄影师:“拜托,你可不可以一次性说完啊?不要再转镜头了,我已经转得很晕了。”
唐僧:“好了!这是最后一个了,再坚持一下。”
镜头还转,只见白龙马正在马棚里面痴情的追逐着一只骡子。
郡主有些惊恐:“这就是你的几位高徒!?”
唐僧点点头:“是啊!”
郡主站起了身:“来人啊!把他们带到后院去,喂饱他们送他们走啊!”
唐僧没反应过来:“啊!你不求雨了吗?”
郡主藐视的说道:“就凭你们几个还真的会求雨!我告诉你,来我这里说自己会求雨的人,已经不下一个营了,到头来还不是混吃混喝!最后拍拍屁屁连钱都不给就走了。”
孙悟坑一听,顿时也不服气了:“嗯!你说什么?”
唐僧:“你看!我这大徒弟最恨人家说他没本事了!”
哪知孙悟坑竟然这样回答到:“错!我是没有想到,在这穷乡僻壤竟然还可以吃到白食。”
八戒:“猴哥,你今天是怎么了?”
沙僧:“是啊,大师兄,咱们可不能让人家瞧不起了啊!”
孙悟坑:“既然大家这么看得起俺老孙,那我就求一求龙王!”
说话间,孙悟坑便跃身而起,跳上了屋顶。并大喊道:“老龙王,老龙王!”
郡主一愣:“他这是在干什么呀?”
八戒解释道:“这下雨的事情是龙王掌管的,得给人家叫出来才行啊!”
郡主有些不相信:“这站在房顶上随便叫一叫,就能叫来老龙王了!?”
沙僧:“你可不要以为这是随便叫着玩呢!他这一叫其实里面蕴含了五百多年的道行,可以千里传音,不受时间和地形地貌的限制,而且对人体基本没有任何辐射影响,可以免除一般情况下人体的各种不良反应。”
郡主汗颜:“是不是真的?”
这时。孙悟坑一个筋斗又翻了下来。
郡主:“大仙,你可请到老龙王了。”
孙悟坑回过脑袋:“请你个头啊!我到上面练练嗓子!刚才只是随便叫一叫,还没有发功呢!”
郡主:“啊,你到底会不会啊?”
孙悟坑:“你不信?再来!这回可是真的了,老龙王…王…王…”
屋底下的郡主松开耳朵:“到底行不行啊?”
空中,一到身影快速袭来:“大圣!!!”
孙悟坑手支起凉棚:“看!来了。”
郡主一见也是有些惊讶:“哎呦!那就是龙王,别逗了!谁家的龙王是穿开裆裤的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