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拂水龍吟鳳梧揚 txt-第五十七章 沈連城閲讀

拂水龍吟鳳梧揚
小說推薦拂水龍吟鳳梧揚拂水龙吟凤梧扬
来到了清凉寺,那门头僧但见洛逍遥去而复返,脸上略显惊讶,相互见礼后,洛逍遥便是问道:“小师父,昨日与我同行的两位施主可曾来了贵寺?”
那门头僧摇了摇头,“今早除了施主一人,别无他人到访。”
洛逍遥心绪一乱,拱了拱手飞奔而去,回到别院,分阁的朱管事已然在堂厅上等候。见洛逍遥只有一人归来,年过五旬的朱管事眉头一皱,言道:“少主,属下已着人到了城中闹街查看,或许萧姑娘与古长老……”
洛逍遥知他话意,摇了摇头,截言道:“若是晴天倒有可能,从昨日到今早一直有雨,而以我师妹的性情,必是不会有闲逛之心……朱管事,分阁在这江宁府可曾与人结仇?”
“本阁依照阁主所定的规矩,行事从不敢张扬,属下在这江宁府主事六年,从未与人结怨”朱管事摇头道:“而这个宅院是沐、严两位长老所住,平时二人皆如隐士一般,更不会与人争执。”
洛逍遥便将在路上所见打斗之处说与朱管事听,又道:“当初我三人曾在荆南,与南唐朝堂所遣的军中客卿之类的人物交过手,但以他们的武功,若是不期而遇的话,古长老与我师妹未必会脱身不得,除非被人事先设伏所谋。”
朱管事眉头紧锁,“少主推断不无道理,若萧姑娘他们……”
这时便见两个身着劲装的箭卫奔进堂厅,见礼过后道:“属下奉命查看了城中闹市,并无古长老他们踪迹。”
高月 小说
朱管事点了点头,示意他们退下。洛逍遥皱眉道:“此时离他们出去近两个时辰,想来不是去游逛……”
顿了一下,沉思片刻,却是想起前日在秦淮河上之事,心中一震,忙对朱管事道:“管事可知这南唐龙武军左厢指挥使是何人?”
朱管事一怔,他在江宁府数年,又经营银号行业,自是知道朝堂达官贵人身份,却不知洛逍遥打听此人何意,闻言便道:“龙武军是负责拱卫江宁府城防及皇宫大内,其指挥使姓刘名振义……少主的意思是?”
洛逍遥心中一叹,便将在秦准河中船舫上所发生之事说了一遍,又道:“看来此事或与他们有关……”
朱管事久历江湖,点头道:“这刘指挥使之子是有名的纨绔子弟,而这姓刘的又极其护短……”
言语一顿,便是喊来前日陪洛逍遥三人前去游玩的箭卫,沉声道:“前日少主在河上所乘的舫船是你所寻?”
那箭卫但见朱管事一脸严肃,心感紧张,应道:“是……是属下所寻。”
朱管事追问道:“那舟子你可是识得?他可是知道这宅院所在?”
问话之中,语气趋渐严厉。那箭卫自也知古、萧二人久出未归,心恐是与此事有关,当见朱管事怒目而视,不由得低头道:“那舟子是小的一位亲朋……”话音未落,便被朱管事一脚踹倒。
“此处仍长老隐居之地,阁中规定随侍之人,不得将自己在此宅院行迹透露与亲朋好友,你倒生了狗胆,来呀……”朱管事顿然大怒:“将他带去那舟子所住的地方,看看是否是那舟子引人到了这宅院?”
旋即有两位箭卫听命上前,将那倒地的箭卫扶起,一同奔出宅院。望向洛逍遥,朱管事一脸惭色:“属下管理不严,请少主治罪。”
“此事与管事无关……管事可知这龙武军中是否有岀名的高手人物?”
“这龙武军左厢、右厢是为燕王李弘翼所统。不仅负责攻城掠寨,同时也有护卫皇宫王府的职责,就如同大周、契丹等朝国的禁军侍卫一般,若说军中高手倒是不少。”
“武学之人,江南之地最有名气的……是与云州“冷刀”穆道承齐名的“怒剑”向啸天,而他的大弟子是为沈连城,听闻已入抱丹大成之境。”讲到此处,朱管事突然眉头一扬,“定是如此……”
洛逍遥一时不解,但听朱管事接着道:“这沈连城随侍在神武军统军刘彦贞身边,而他的夫人正是这刘指挥使的姐姐……”
“管事是说那个在舫上的刘公子是沈连城的外侄……那沈连城可在这京城中?”
但如朱管事所言,若遇上身怀抱丹境大成的沈连城,古、萧二人自是难以逃离。
“神武军驻守在外,沈连城随侍刘彦贞身边,或是不在京城……不过他的师弟顾言春却是龙武军中的客卿。”
“顾言春?”洛逍遥想起与自己在高从义府上交手之人,但想他也只有神念大成修为,与古横山相当,若是人多势众相围,以古横山的血性,必会拼死相护萧慕云,而打斗地上并无半点血迹。心猜应是抱丹境高手之人所为,便问道:“这“怒剑”向啸天有几个弟子?他们的修为如何?”
“向啸天成名已久,因早年性格暴躁,与人一言不合,便拔剑相向,故人称“怒剑”。不过听说生了一个女儿后,性子倒变了许多,十余年前便隐退江湖,而按理来说他只收有二个弟子,大弟子沈连城,二弟子计经海。”
峨光 小說
“计经海听说十余前已是神念之境,且文才横溢,在江南颇有声名,但在“怒剑”退隐之后,亦不知其所踪。而顾言春的武学是沈连城代师所授,如今也是到了神念大成之境。”
洛逍遥当初在高从义府上,从与交手之人招式之中,已看出是为“怒剑”成名的“六壬”剑法。此时听了朱管事所言,心猜与自己交手之人应是顾言春无疑,略一思索,道:“如此说来,想是那刘公子受了我师妹教训,心思报复,着人跟踪设伏……管事可有熟悉的人物在龙武军中?”
朱管事点了点头,“倒认得一些,不过都是小头目……”
这时那三个箭卫已经赶了回来,那前日引领洛逍遥三人去往秦准河的箭卫,一进厅堂便“仆通”下跪,颤声道:“属下该死,是那……那舟子前晚被人所逼,告知这宅院……”声音越讲越低。
洛逍遥与朱管事互视一眼,心道自己刚刚所猜不错。朱管事心知此时见责于事无补,便冷哼一声,“若萧姑娘与古长老有所闪失,你的十条狗命都抵不过,你在阁中的身份可曾言与那舟子知道?”
那箭卫脸色苍白,低首道:“这倒不曾,属下因时常寄银两与家中父母,故而不慎将所住之地告知与他……”
當天
“少主,此处不宜再住,外面应还有暗桩眼线盯梢……”朱管事顿了一下,望向跪在地上的箭卫又道:“起来吧,此次过错,事后再罚……你们出去宅外转转,若发现有眼线,想法处理掉,事后一同撤去外城客栈待命,切切小心,勿让人跟踪。”
通宝阁行事布局极为周密,自是在江宁府外城开设了一家客栈,以便作为退路之用。待几位箭卫领命而去之后,朱管事便是寻来带帽的斗篷递与洛逍遥,此下阴雨之天,穿上斗篷自也正常不过,洛逍遥知他用意,接过斗蓬穿上,盖住头部与朱管事离院而去。
***
正如洛逍遥所料,萧慕云与古横山二人确是落入了顾言春手中。
当萧慕云醒来之后,得知洛逍遥已去了清凉寺,便与古横山二人离了宅院去往清凉寺。
二人行至距清凉山六、七里的路段,便听到后面一阵马蹄声,那时地上坑洼积水,萧慕云与古横山二人便持伞避在一边,却见两骑人马疾驰而过后,竟调转马头拦住去路。其中一位是手持双锤的虬髯大汉,一位是背缚长剑年约四旬的青袍男子,却是当日在高从义府中所交手之人。
古横山心中一惊,转首回望,身后十余丈处正缓缓驰来一骑,马上乘坐着一位年有五旬、身着斗篷、面容清癯的汉子,见古横山停下,便也跃下马来,缓步走了过来,如此泥泞的路上,靴上竟然半点泥水不沾。
这人就是“怒剑”的大弟子沈连城。古横山却是不知,但看不透这神态自若的汉子修为,心知不妙之下,低声对萧慕云道:“能逃就逃……”言罢却是一扔手中油伞,举棍向面前二人横扫过去,拦住前路之人正是顾言春与他的结拜兄弟雷焦。
魔 帝 纏 寵 廢 材 神醫 大 小姐
这雷焦当日在高从义府中为救顾言春被古横山扫了一棍,受了重伤,幸好他亦是以体魄见长,加上身为龙武军中的客卿,补气养血的药材自然是容易到手,休息了近二十天,方才初愈,此下与古横山可谓是冤家路窄,见古横山举棍扫来,暴喊一声,抡锤迎上,二人旋即缠斗起来。
萧慕云自也拔出“惊甲”,一招太素剑法“滴水起浪”攻向顾言春,顾言春知她剑法精妙,一出手便用上师门所传的粘字决剑法。所谓粘字决,精髓就在“粘”字之中,可以仰仗自己的气机胜于对方,使对方的剑招变化迟钝,从而看岀破绽,一击得手。
萧慕云天资聪颖,二人剑气相交之时,已然感觉到顾言春剑气中的粘力,收势后退一步,复是使出月霜刀法的“银阙露坠”,一剑劈下,“惊甲”本亦刀亦剑,此招一岀刀意凌然,改刺为劈,自是减少“惊甲”与顾言春手中剑的胶着。
顾言春“咦”了一声,一招“六壬”剑法使出,破开“惊甲”刀意,剑势不改,依是刺向萧慕云持剑的右腕。自是因为修为高她一境,可以做到“一力破万巧”。
萧慕云一惊,脚尖一点,地上水花飞溅,身子向后疾退,站定后略一调息,娇叱一声,“玉盘千毫”、“望月初缺”接连改上,顾言春但见眼前白练幻闪,虚实交替,口中喊了声“好刀法”,气机徒涨,一剑击岀,“当”一声,两剑交实,萧慕云但感手中一震,“惊甲”几欲脱手,心知功力悬殊太大,急忙暴退,却是退到了沈连城身边。
沈连城呵呵一笑,对顾言春道:“将那汉子擒下,速战速决。”
转而看着萧慕云笑道:“穆道承前辈是你何人?衡山“清心庵”与你有何关系?”
他自是从萧慕云的身手看出她的来历。萧慕云却是不答,一招“慕云三式”使出,剑光泛起涟漪,星点幻变,剑气直袭沈连城全身,以沈连城的境界却也看不出剑法破绽所在,心头一凛,运转气机护住周身,他的修为高出萧慕云两大境,自也不作躲避。
萧慕云但觉“惊甲”似是刺上铜墙,距沈连城身前一尺之处,“惊甲”剑刃一弯,只听沈连城道声“好剑法”,便觉一股气机从“惊甲”传来,剑刃复直,身子一震,竟被传来气机反弹而退,站立不住将欲跌倒之时,沈连城轻笑之中,飘至身边,扣住持剑的右腕,萧慕云顿时内气尽失,同时亦被沈连城拉起身子,方自站立。
又闻身后传来“咔嚓”一声,举目望去,只见古横山一棍扫断柳树之时,却被那虬髯大汉一脚踹中背部,跄踉前冲撞向另一棵柳树,方未站稳,却被顾言春一剑抵住脖颈。
古横山徐徐转身,但见萧慕云也被制住,长叹一声,看着抵住自己脖子上的剑尖,对顾言春道:“想必诸位是南唐朝堂之人……”
顾言春一时不知何意,眉头一皱,望向沈连城,但见沈连城点了点头,顾言春便是言道: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“古某要杀要剐悉听遵便,但我家小姐若是伤了分毫,恐怕诸位也是担当不起……”
古横山自是悍不怕死,但萧慕云却是万万死不得。他久历江湖,此时与萧慕云二人都被制住,生死皆在对手的一念之间,故才将语讲得软硬兼有。
顾言春尚未作答,却听沈连城笑道:“好,好,沈某倒是想听听二位的来历,不过此处不是说话之地,哈哈……师弟,制住他气机,带回行衙再说。”言罢握住萧慕云右手,疾步而行,萧慕云虽气机被制,但觉有一股柔劲托住全身,牵引着身子随着沈连城疾行。
沈连城见到萧慕云使出穆道承的刀法,心中自是有所忌惮,当然不仅仅是忌惮穆道承的武学修为,更是因为他有个皇亲国戚的弟子萧雁北。而他此次亲自前来,本也是想活捉洛逍遥三人,查明他们的来历,至于杀与不杀却非是沈连城所能决定。
原来前晚亥时,龙武军左厢指挥使刘振义正与到访的姐夫沈连城在府中厅上喝茶,但见儿子捂着肿脸归来,自是大怒,他为人骄横,岂容自己的儿子被打,便派人前去寻找洛逍遥的落脚之处。
那时顾言春亦随陪师兄沈连城身边,待听得跟随刘公子身边的护卫将事情过程讲述,细问了洛逍遥等人的相貌,心中隐隐觉得是在高从义府中与自己交手之人。将在荆南高从义府中经历言出之后,道:“这三人必是荆南高家有关之人,此次前来我大唐或有所谋,应想法将他们擒拿,问个究竟……”
顾言春当初去往荆南协助高从义谋反,正是刘振义遵皇太弟李景遂之命所遣。
闻得顾言春之言,刘振义便对沈连城道:“若真如顾先生所言是那三人,倒应将他们活捉,若是他们来意与朝堂有关,到时报与皇太弟知晓,若是来我大唐游玩,杀了便是……姐夫,意下如何?”
沈连城闻言略一沉吟:“振义考虑不无道理,待查明这三人落脚之处,再作决定。”
岂知打探洛逍遥落脚之处的兵士,到了第二日三更半夜才寻到那舟子。原来那舟子三十余岁,家眷住在外城,平时若没有归家,都宿在船上,但也好赌,送了洛逍遥等人一趟,赏银竟比寻常多了几倍,心中大为高兴,待洛逍遥上岸后,便也搁舟去了赌坊,赌到天亮,赢了不少银两,便在赌坊开房休息,醒来后但见天下大雨,便又赌了起来,直至输了精光,懊恼之下,冒雨回到船舫,被守在船上的兵士一顿暴打,自也将洛逍遥居住的地方道出。
而那时已是过了子时,天也正下着大雨,打探消息的兵士等到天亮之时,才将消息禀告沈连城等人。沈连城便带着顾、雷二人前往洛逍遥落脚的宅院,暗中盯梢的眼线正是被萧慕云打入水中的护卫,见了沈连城到来,便告诉了洛逍遥与古、萧二人先后离开,往清凉山方向而去的消息,以这些护卫的武功,自是不敢尾随跟踪。
沈连城三人策马追上,擒拿了古、萧二人后,但见萧慕云的刀法,心生顾忌,便打消去往别院伏袭洛逍遥的念头,想先查清萧慕云的身份再作决定,而洛逍遥亦可作为鱼饵,身后或会牵引出大的人物也未可知。
将萧、古二人带到龙武军司事行衙的东侧厅上,沈连城让萧、古二人落座,拔开手中的“惊甲”看了看,用手轻触剑刃,弹了一弹,但听轻鸣回声,点了点头对着萧慕云笑道:“亦刀亦剑,能屈能伸,好兵刃,想是穆前辈精心为姑娘准备的吧?”
暗帝絕寵:廢柴傲嬌妻 傾末戀
萧慕云但听沈连城三番四次言及师公穆道承,心知他对自己师公颇是忌惮,若直接亮明身份,事情或有转机,便笑道:“前辈所言不错,此剑是我师公的仆从所献。”
这“惊甲”实是高若玉所献,借着沈连城话题说谎,却也贬了一下高家之人的身份。
“师公?”沈连城心中一震,又问道:“那姑娘姓马,还是姓萧?或是……”他自也知道穆道承的三位弟子的身份,而萧慕云口称穆道承为师公,必然是马行空、萧雁北与卓武三人其中一人的子弟。
“我爹爹是大辽南院统军都监……”
沈连城纵是心有所备,听了萧慕云道出身份,也是大吃一惊,但他城府极深,喜怒自然不会形于脸色,道:“哦?姑娘是萧都统的千金?这倒是沈某万想不到之事,不过听沈某师弟所言,萧姑娘好像在荆南……”
“不错,本姑娘是奉了爹爹之命去往荆南。”萧慕云笑道,却也不说去往荆南所为何事,这也正是她的聪明之处,利用沈连城忌惮的心态,讲一半留一半。
沈连城闻言沉吟片刻,笑道:“那姑娘来江宁府所为何事?可方便见告?”语气已经趋于平和。
“我爹爹岀使大唐,我自是来江宁府寻他……”顿了一下,望了坐在对面的顾言春一眼,笑了一笑,又道:“却不料被前辈带来此处。”
顾言春心中在揣测萧慕云去往荊南应是拉拢高家之人,但见她似笑非笑望来,心中更是认定自己所猜无误,不由得向沈连城望去。
沈连城猜是顾言春有话要说,便笑着道:“原来萧姑娘是来与萧都统会合,可惜前几日萧都统已经北归云州了……萧姑娘要是回去,中间还隔着兵荒马乱的中原,沈某放心不下,就请萧姑娘在这行衙休息几天,待沈某着人快马加鞭通知萧都统来接姑娘,如何?”
未待萧慕云作答,转首对顾言春道:“师弟,先将萧姑娘主仆二人带下去,安排侧院楼阁休息,叫人好好照看,不可怠慢。”
他此时自也将古横山认为是萧慕云的侍从,言罢便起身向中庭议事厅行去。
议事厅中,刘振义见到沈连城进来,忙起身相迎入座,屏退左右后,问道“姐夫,此二人是何身份?”
沈连城苦笑道:“那丫头言称是辽朝南院统军都监萧雁北的女儿。”
“啊?”刘振义不禁倒吸了一口气,这却是他意想不到的事情,萧雁北来使南唐,其在南唐的岀行安全皆是由龙武军护卫,刘振义自也与萧雁北认识,心惊之下,略一迟疑:“会不会那丫头说谎?”
“以她武功的刀意,小小年纪,若非穆道承亲传,绝然不会有此造诣……”沈连城摇了摇头道:“并且她还言称此来我大唐是与其父萧雁北会合。”